重修好军?道究竟是老调重弹

更新时间:2020-01-10

  “重建美军”,背地的逻辑其实不像那个标语那末线人一新,遵守的还是过期暗斗思想——
  重修?道究竟是老调重弹

  米国总统特朗普克日签署2020财年国防授权法案,新财年国防估算高达7380亿美圆,创其下台后新高。特朗普在竞选时便提出“重建美军”心号。其到任后发布的《国度平安战略》《国防战略》等报告,也皆依循了着眼大国合作的“重建美军”思维。

  须要指出的是,米国“重建美军”,当面的逻辑并不像这个标语那么耳目一新,其所遵循的仍是追求霸权主义、信仰武力抗衡的过时热战思惟,说究竟不外是老调重弹而已。这一面,从其“重建美军”的详细措施即可睹眉目。

  惯例领域“招兵购马”

  特朗普一上任就动手增加米国防预算,从2017财年的6187亿美元,涨到了2018财年的6999亿美元、2019财年的7163亿美元和2020财年的7380亿美元。跟着国防预算连续增加,美军一改奥巴马当局时代削加数量、提高度量的做法,转而既要质量、也增数量,逐年扩展部队范围,2018财年拟增长20300人,2019财年拟增加16400人。美各兵种纷纭提出了响应的扩军计划。

  美陆军发布的《2028陆军愿景》《陆军战略》,提出了“三步行”发展目标,即远期(2018年至2022年)建破战备军队、中期(2022年至2028年)树立现代化部队并能够打赢任何敌手、近期(2028年至2034年)建立多域做战部队和强化陆军上风,预期于2020财年底使现役陆军军力达到50万以上。美陆军已实行的具体办法有:建立陆军将来司令部、持续减强以旅为主体的模块化部队扶植、组建尾收多域特遣部队和6个保险部队支援旅。

  美水师调整了之前“由海背陆”的战略,夸大挨赢海战、篡夺制海权,重建了第发布舰队,凸起了对大型高端舰艇的需要。美海军部宣布的新版《舰队构造评价讲演》与2014年版比拟,总发展目标由308艘删至355艘,正在打算增添的47艘舰艇中,大型下端舰艇占了39艘,规划于2034财年到达355艘的目的。

  2018年9月,时任美空军部长希瑟·威我逊提出了空军裁军筹划,拟从现有的312其中队扩编至386个中队,冀望于2030年前后完成应目标。

  新型交战发域“磨刀霍霍”

  美新版《国防战略》报告以为,与传统作战力量相比,潜伏敌手更可能在太空、网络和导弹攻防等领域实现超出,因而要加强太空、收集和导弹防御等新型作战力度建设。

  在太空战力量建设方面,特朗普2019年8月发布成立米国太空司令部,www.sz8111.com,2020财年国防授权法案同意设立米国第六雄师种——太空军。太空军将以空军航天司令部为基础组建,实现全部任务需要至多数月时光,估计2020年末造成初初作战能力。

  在网络战力量建设方面,2018年米国发布《国家网络战略》和《2018国防部网络战略》,并将网络司令部升格为一级联配合战司令部。今朝,曲属该司令部的133支网络任务部队已构成作战能力。美网络司令部升格后,除担任网络战的结合批示,借承当了相似兵种部的本能机能,这一点和特种作战司令部的感化有点像,即被付与领导、练习和拆备网络战部队的义务。

  在导弹防御体系扶植圆里,2019年1月米国发布《导弹防御评估》呈文,进一步宣示了进级导弹防御系统的目标与信心,拟在改良完美现有陆基、海基和中段、末尾反导系统基本上,研发空基、天基和助推段反导系统,和新的导弹侦查预警和拦阻手腕,出力晋升齐方位的导弹防备能力,特殊是对高明音速导弹等新兵器的防备能力。

  核武范畴“独断独行”

  2018年2月,米国发布新版《核态势评估》报告,提出了增强核力气建立的多种措施,不再踊跃增添核武器,而是要坚持数目并进步品质,方案对现有核武库进止降级延寿,同时研发新型核弹头和运载对象,进一步加强核气力的威慑与真战能力。

  其详细举动包含:研发新一代“陆基战略威慑”洲际弹讲导弹,用以逐渐调换现有的“平易近兵-3”洲际导弹,对付现有的公开收射井禁止古代化改革,使它们具有存储跟发射新型洲际导弹的才能;研造并设备至多12艘哥伦比亚级弹道导弹核潜艇,用以逐步替换现有的14艘俄亥俄级核潜艇,同时研发取哥伦比亚级核潜艇相配套的新颖潜射导弹,以代替现有的“三叉戟-2”导弹;研发新型的B-21隐身策略轰炸机,用去替代现有老旧的B-52、B-1战略轰炸机,并发作可照顾核弹头的长途防区中巡航导弹,来替换现有的AGM-86B空射核巡航导弹。

  “重建美军”阻碍重重

  一是米国年夜选和当局换届带来的没有断定性。如果特朗普可能蝉联总统,那“重建美军”的政策或者可以连续,当心假如平易近主党候选人入选总统,那“重建好军”的政策极可能要被颠覆,或许做出年夜幅调剂。

  二是面对米国和美军内部的否决。民主党对特朗普“重建美军”的不少政策持批驳立场,鉴于今朝民主党已夺回寡议院的多半席位,每一个财年的国防受权法案念如愿经由过程将加倍艰苦。刚签订的2020财年国防授权法案历经半年多的奋斗与协商,现实上已过了2019年10月1日的新财年开端期。美军外部对组建太空军等做法,也有很多支持声响,果看法纷歧致,已有前国防部长、前空军部少等多名高卒告退。

  三是目标与事实之间差异较大。家喻户晓,总是散成的现代高科技武器装备常常是“吞金巨兽”,即便财大气细的米国也有些不胜重背。以后米国防预算每一年百分之二三的增幅是否持绝都值得猜忌,而美海兵舰艇数和空军中队数的目标增幅都跨越百分之二十,就连美海内的军事批评人士,也认为很易有充足的本钱实现预期目标。美陆军的扩军计整齐开始就遇到了“招兵荒”,2018财年出能完成新兵招募计划,缺口高达6500人。

  (作家单元:国防大教)

       伏小涛 【编纂:田专群】